离光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4

公孙钤看着睡的香甜的陵光不忍心惊动他,为陵光掖了掖被角就走了。

“大人,门外有一自称慕容离的要见大人。”

“谁,你说是谁?”

“是一个叫做慕容离的人,身着一身红衣,像是赶了很远的路。”

“慕容前来,不知是否是为了遖宿罢兵之事,还是......” “慕容果然是你,刚才下人通禀,我还有些不信。”

“公孙兄,此次我不请自来,还请慕容兄不要嫌弃。”

“怎会嫌弃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可是不知,慕容来所为何事?”

“大人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“何人,要不要紧,要是不要紧的话,回绝便是,不必向我通禀。”

“那人自称是,天枢国的上大夫仲堃仪,小的不敢擅自做主。”

“仲堃仪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们俩个,都到我这里来。”

“我此次前来并不着急,公孙兄不如先见见仲大人吧。”

“好,慕容你一路奔波也累了,你先去休息一下吧,去请仲大夫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先王殡天之前,在下曾与他谈及,遖宿进军天枢一事,先王的打算先忍一时之气,以图后谋。”

“那天枢王,何种恶疾能令其突然去世? ” “他被人下了毒,事出突然,带有所察觉时,已经无力回天。” “何人竟敢对一国之君下毒? ”

“除了三大世家,还有谁会有如此胆量?当日遖宿大军压境,三大世族不与之抗衡,反倒逼先王投降。”

“他们怎会有如此打算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一旦被他国吞并,他们又能谋到什么呢?”

“想来,他们是认为,先王终有一天会阻碍到他们,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,我带了年轻官员和十万大军连夜离开了王城。”

“你可不要告诉我,你要领着这些人复国。”

“在下只是心有不甘,不愿做什么亡国之臣。”

“你可知你此举如同叛国? 就算你将来有所作为,也洗脱不了你的罪名,还请仲兄三思! ”

“三思!在下认为公孙兄,是哪不拒小节之人,想不到和那些不能明辨是非的世族子第,没有区别,在下告辞!”

“仲兄,你却听我把话说完,上次在遖宿之时,你也是如此,你......”

“说起上次之事,公孙兄,你觉得你的那位慕容兄,行事就如此光明磊落,好心提醒你一句,他并非善类!”说完仲堃仪就头也不会的走了,只是,他不知道,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公孙钤。

公孙钤见仲堃仪走后,无奈的摇了摇头,又去见慕容离了。

公孙钤与慕容离俩人下起了棋,却没想到慕容离会在茶中下了毒,公孙钤没想到,他是为知己的人竟然要害自己,“为......什么?”

“我本是瑶光王子慕容黎,我自六岁与他相识,便以认定他是我此生的唯一,可明明是我先遇到他的,他为什么会,凭什么,他是我的,他只能是我的!”慕容离越说越激动,昨晚他就在门外,亲眼目睹了一切,慕容离体内的怒火越烧越汪,他要杀了说有对陵光有非分之想的人,所有!

“陵儿。”

“公孙!”陵光从睡梦中惊醒,身边早已没了公孙钤的身影,只有一封书信:

王上,请原谅微臣的不辞而别,如果当面说的话,微臣怕自己会舍不得,王上,此次微臣去战场凶多吉少,若微臣此次能回来,定会娶王上为妻。

另外,上次王上让微臣查的事,微臣只得八字:六人传说,八剑天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字

“公孙,你说要娶孤王的,你可别后悔,你要是不亲自跟孤王说,孤王才不嫁给你呢,哼!”

“王......王上,不好了,公孙副相,今日在府上,突然就身亡了!”

“你......你说什么?”陵光一听这消息,顿时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“王上,王上,快传医丞!”

“王上,你醒了。”

“公孙呢?公孙呢?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,你说啊!”

“王上,公孙大人已经......”

“不!我不听,你们都给我滚!”

评论(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