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光

[离执]叹黎非离1

“天涯无归意,归期未有期,好一个未有期。”执明听到这句话时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宫的,现在的执明只想大哭一场,阿离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然道是我做错了吗,以为找到了另一半,结果,却是自已自作多情,真心错付。

“王上,王上,起床啦。”执明的近侍小胖,一大早就扯开了嗓子叫赖床的执明国主。

小胖看一动不动的执明国主有些奇怪,一把歇开被子,天哪,哪有执明的身影,只有一个枕头。

“王上!”小胖连滚带爬的跑去找太傅,“太傅,不好了,王上不见了,属下今早叫王上起床,可被子里只有一个枕头。”

“你说什么? ”太傅被吓到了,立刻派人出宫寻找,关闭城门,“小胖,宫中个个角落你都找了吗? ”

“没有,属下这就去找。” 整个皇宫,都因为执明的失踪弄的鸡飞狗跳,可导致这场盛况的:执萌萌

正愉快的在街上晃晃悠悠的走着,执萌萌就是执萌萌,不管发生什么事,第二天就好了,依旧没心没肺的活着。 (只能说执萌萌自愈系统太强大了。)

“小胖,你这么在这啊? 小胖,你真贴心,还给本王准备了马车。”执明一歇开帘子,就发现太傅黑着的脸。

“王上还不上来,然道要老臣请你上来吗? ”

“呵呵呵,太傅。”

“你给我在列祖列宗面前跪好!”执萌萌一回宫,就被太傅提溜到的祠堂跪着。

执萌萌对此已经见惯不惯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
“你还敢跟我打瞌睡,跪好!今日将王上请来所为何事,王上可否只晓,在列祖列宗面前,王上竟如此瘫坐,此乃罪一,你乃一国之君,擅自出宫,此乃罪二,如果你在外遇刺,天权江山当如何,天权百姓又将如何,你任性妄为,此乃罪三,你看认罪啊? ”

“本王每次出宫,尔等都派一干人等跟着,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。”对于执萌萌来说,太傅的话从来都是左耳进,左耳出,完全不当一回事。

“你!”

“那时怎么不怕有细作。”

“你,好,好啊,你越来越长进了,来人,请打王鞭!”太傅这下是真动怒了。

“别别别,本王知道错了,走啊,快走!”执萌萌一听打王鞭,整个人都不好了,立马认怂。

“你给我跪下,跪下!”太傅拿起打王鞭,“当年先王赐我打王鞭,上打昏君,下打奸臣,但我一直未曾动用过,你,你平时不务正业也就罢了,如今竟为一个戏子,私自出宫,假如你被别国抓走,你想天权用几座城池去还你? ”

“阿离不是戏子!”

“你,你竟敢顶嘴。”太傅举起刚要打,却又很不下这个心,必进执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“哎!王上,老臣这把年纪了,也支撑不了几年了,我百年之后,还有谁替你打理所有的国事? ”

“太傅,你不会死的!”

“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,生老病死,放不下,放不下你啊!”

“太傅!”执萌萌一把抱住太傅,“我不要太傅离开我,不要!”

“王上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