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光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5

算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孤王就不行他慕容黎敢在这动手,孤王有什么可害怕的,陵光拿出你天璇王的气势力,陵光一直对自已进行着催眠,慢吞吞的移向慕容离。

“慕容先生的箫声真是: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!”陵光跟慕容离打着哈哈。

“侯爷过奖了。慕容黎回了陵光一句就不在说话。

两人就这样一直坐着不在说话,救命啊!孤王干嘛大半夜的不睡觉,出来散什么步,现在好了,装上死对头了,陵光啊陵光,你是闲自己活太久了吗? 陵光此时的内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蹦过。

“慕容先生可否再为本侯吹奏一曲? ”陵光尽量缓解俩人之间的尴尬气氛。

“是。”一曲优美动人心弦的箫声响起。

为什么? 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,为什么每次面对慕容离孤王都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一曲终,陵光不知何时湿了双眸,“慕容先生,为什么本侯会从先生的箫声中听出淡淡的忧伤? ”

“此曲名为《将离》,讲的是将军和公子俩人青梅足马,早已互定终身,将军快要出征,临行前,将军许诺公子,待凯旋归来时,定十里红妆娶公子为妻,为他解甲归田,将军在战场上九死一生,公子是支撑将军唯一的信念,待将军凯旋时,看到竟是公子嫁与他人,将军唯一的信念瞬间崩塌,怒反战场,之后就再也没有会来......”

陵光总结的慕容离话里有话,似乎自己就是那个公子,而慕容黎就是那个将军,陵光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,“将军为什么不问问公子为什么背叛他,万一,万一公子有什么苦衷呢?”陵光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,他就是不希望公子被慕容离误解。

“哼!苦衷? 你说,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,能让他放弃曾经的山盟海誓,曾经的诺言,你谁啊!”慕容离突然一把抓住陵光的肩膀,迫使陵光直视他,那眼神似乎要把陵光盯穿。

陵光被慕容离的举动吓住了,但身为天璇王的傲气不允许他害怕:“我就是知道,我能感觉得到。”

慕容离忽然苦笑道:“不,你不懂,你不懂......”说着摇摇晃晃的走了。

陵光看着慕容离的样子尽然会觉得心痛,想要留住他,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他留下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为什么我会流泪,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,为什么。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