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光

【离执】叹黎非离3

“好子煜,你就帮帮忙嘛,本王求你了,子煜。”执明像只八爪鱼一样扒拉在子煜身上,求着子煜带他去找慕容离。

子煜对此很无奈,“王上,太傅说了,不能让你出去,再说太傅不是都答应送粮草了嘛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。你就好好呆着吧。”

“哼╭(╯^╰)╮!本王不管,你要是不带本王去,本王就一直缠着你,你看着办吧!”

“哎!怕了你了,我带你去,但是你一定要好好带着我身边,不能乱跑。”被执明缠的没办法的子煜只好答应执明带他去瑶光。

“耶!子煜你真好,还等什么,我们快走吧。”执明一把拉住子煜就要走。

“哎!等一下,我得要给要太傅留封信。”

“说的也是,子煜你快写,本王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见阿离了!”

“小胖,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,如果这次你在做不好有你好果子吃的。”

“是,王上,小胖明白,但你好歹把衣服还给我啊。”躲在柱子后面,被执萌萌扒了衣服的小胖很是无力的说了一句话。

“你自己想办法吧!”执明没心没肺的向后摆了摆手,子煜自求多福的看了一眼小胖。

“王上!王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执明,子煜去瑶光的路上————

“怎么还没到啊?”

“怎么就这点路,王上就怕辛苦了,那天晚上的雄心壮志去了何去了?”

“本王为了阿离,才不怕辛苦。”

“若你能一直心思纯净,宛如净泉,那就好了。”

“你在想什么呢,瑶光到了,咋们进城了。”

“太傅大人,不好了,王上又不见了!昨天夜里王上说身体不舒服,不让我们去打扰,我们就一直守在殿外,到我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殿里就只剩下这一封信了。”

太傅大人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与王上应该已经去往瑶光,押送粮草的路上,对你撒了谎,子煜万分抱歉,然王上的赤子之心实难以忽视,子煜不愿看到王上为此神伤,故在太傅面前班门弄斧,利用了你的信任,我保证在开战前,定将王上带回国内,望太傅放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子煜字

“胡闹!胡闹!简直是胡闹!”

“太傅大人!”

“让开!我要见你们郡主。”

“执明国主,子煜公子,请随我来,郡主,执明国主来了。”

“方夜,你先下去。”

“子煜,你也出去等吧。”

“阿离,阿离,你是不是没想到本王会来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!”

“我期望王上来,但是没想到王上如此不顾自身安危,孤身前来。”

“你想帮我来,本王便来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啊!”

“王上今夜请在瑶光住一晚,明日就启程回天权吧。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我知道王上为了争取这点粮草,已经和太傅挣了无数次,就算没有这些粮草,我也感恩在心,可是,王上只带贴身随身从来无人护卫,我瑶光又处在风雨飘摇之际,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要我如何安心!”

“本王的安危本王自己负责,阿离你大可放心。”

“此乃我瑶光国土,你的安危就应该由我负责,就算我保护不了瑶光,也不应该拿你的性命开玩笑,你走,走啊!”

“阿离,你别生气,本王走便是。”

“王上,我已经不在是阿离,而是慕容黎,原本要等到黎明来时在和王上说明一切,可是,瑶光怕是等不到黎明了,方夜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即刻安排一对精兵护送执明国主回国,务必在遖宿大军来临之前离开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王上。慕容国主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“阿离......”执明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离开了。

“郡主,执明国主已在使馆安排住下,并安排了一对精兵看守,明日就送他出城。”

“方夜,你用赵大人擅长的字体,将执明国主的路线画于纸上,今夜送至遖宿军营,务必让萧然告诉毓骁。”

“群主!”

“去!”

“是。”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20

“阿离,你没事吧,天璇真是太可恶了,把你害成这样。”执明看着满面憔悴的慕容离欲言又止,憋了半天,都没有吧自己要说的话说出来。

“王上,臣无碍,只是王上此次不该如此,必进,天璇王和王上有......”

“阿离,我与那天璇王见都没见过,谈何来的感情,那所为的婚约,不过一场笑话。”慕容离还没说完就被执明打断。

不得不说慕容离嫉妒执明,他明明已经得到最好的了,却不珍惜。想到这里,慕容离的手抓紧了被子。

“阿离,其实我这次来是想问你那副画。”慕容离在天权做兰台令的时候,曾经画过一幅画:天真无邪的少年,手捧着羽琼花,满面笑容。

执明在向煦台只无意中看到了这副画,执明一眼就认出那个少年就是一直在自己梦中出现的少年,执明一直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:梦中一直有一个紫衣少年,每次梦到他,执明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,他就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的牵绊,是自己活着的信念,可每次梦醒,自己都记不到他的样子,可看到画中之人,执明就时分坚信,那就是他一直在找到人,执明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瑶光,想要问问阿离是否识得此人,却没有想到阿离会被天璇掳走,想都没想就向天璇出兵。

慕容离又怎会不知执明的来意,慕容离在心底冷笑一声,可惜,执明和陵光终究是不可能的了,其实这一切都是慕容离设计好的,故意留下那幅画,故意让执明看见,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慕容离的掌握之中。

“阿离不知王上说的是那副画?”慕容离定了定神色与执明打起了太极。

“就是这幅。”执明将随身带来的画展开拿至慕容离眼前,“阿离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虽说这是慕容离亲手所画,但在看到时还是会被画中之人吸引,他的陵儿就是那么的美好。

执明一脸急切的看着慕容离,慕容离一脸担忧的看着执明,“王上,你还是不知道为好。”

“阿离,你就告诉我吧,他对我很重要。”

“哎,好吧,王上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天璇国先王陵光。”

执明听到他是陵光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,这怎么可能,不,不是这样的,不可能,执明失魂落魄的离开了。

毓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一点摸不着头脑,这什么,不过刚才毓骁也被画中人惊艳到了,天真无邪的少年,丝毫没有被这乱世给污染,可当知道他是陵光时,不免有些咋舌,果然,在这乱世中,在美好的人都会被污染,谁都无法置身事外,毓骁觉得执明都走了,自己也不好在这里,让慕容离好好休息,自己也借故离开了。

慕容离看着执明失魂落魄的离开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可还是觉得执明对自己来说是个阻碍,会影响到他和陵光,慕容离隐隐觉得执明,陵光和他,他们三个人之间有着一种很深的牵绊,执明不得不防。

远处,一位和鹤发老者站在山崖之上:“命运之轮已经转动,,千年轮回,宿命纠葛,一切早已注定,逃不看,躲不掉,八剑终将现世,千年前的悲剧终将再次上演,陛下,我们又要见面了。”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9

“陵光,你不能死,你欠我的还没换呢,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?”陵光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低语。

慕容离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这一箭会射到自己的心爱之人,本来他是对着顾十安的,听着方夜跟自己汇报陵光跟顾十安怎么怎么亲密,怒上心头,不顾自己暴露的风险也要除去顾十安,原本慕容离计划好好的,那只箭会准确无误的射向顾十安,可没想到的是,半路杀出个陵光,打乱了慕容离的计划。

“陵光啊陵光,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”慕容离紧紧的抱住陵光,陵光就是他的全世界。

“这是哪里?裘振你在哪?”陵光迷迷糊糊的醒来,看到一个红衣身影朝自己走来,陵光来不及都想,就又昏睡了过去。

红衣身影来到陵光床前坐下,静静地看着陵光,一幅岁月静好的样子,此人正是失踪多时的瑶光群主慕容离,慕容离好着陵光安静的睡颜,若是这是有人在一定会很惊讶,向来无情的慕容群主竟然也会笑。

这是上哪个无情人,谁不是情种?世间本就没有无情人,只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那个让自己展露真情的人,而陵光就是就是那个人......

“少主,遖宿国主和天权国主来了”方夜走进来向慕容离汇报。

“这么快?”慕容离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陵光,便离开了。

陵光睡得并不安稳,一直在做噩梦。

陵光被顾十安一把拉上马,顾十安带着陵光跑进了森林,夜晚时分,按照顾十安的计划准备突围,结果却被天权,遖宿大军拦截,在一片混战中,一只箭朝顾十安射来,陵光毫不犹豫的替顾十安挡下致命一击,却没想到,顾十安会选择随自己而去,裘振,对不起,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,可我却什么多做不了,今生你为我付出的实在太多了,对不起......

“裘振!”陵光从睡梦中惊醒,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有些懵,这是哪里?裘振呢?

陵光从床上爬了起来,打量着这间屋子,不经意间,陵光的视线被桌上的一幅丹青吸引,画中画的是一个身穿紫衣的美人,紫衣美人单手撑着额头,半眯着眼睛,坐在阶梯上,四周开满了羽琼花,好美的一幅画!

陵光一直死死盯着画中少年的脸庞,虽只是一个侧脸,但陵光不可能认错,这张脸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这分明就是自己,正当陵光愣神是,门被打开了。

陵光抬头一看,吓!慕容离!他怎么会在这里?然道是他把自己带到这来的?他门之间隔着灭国之仇,为什么要救自己?然道他要慢慢折磨自己?陵光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有些不过用,看着慕容离一步步向自己逼近,有些害怕,本能的向后退。

“你醒了!”慕容离看到陵光清醒十分高兴,可是当他要接触陵光时,陵光却躲开了,慕容离向前一步,陵光就后退一步,看着陵光满脸防备的神情有些伤心,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多看我一眼呢?

“你,你先好好休息,我,我先走了。”慕容离狼狈的走了,走到门口时又说了一句,“这里是遖宿,你是逃不掉的。”

见慕容离离开了,陵光松了一口气,身体缓缓滑下,双手抱膝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,也不明白慕容离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余慕容离而言,自己是他的仇人,他没有理由救自己,他就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,一个亡国君王,能给他什么好处呢?(ps:你把自己给他呗!😏)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7

“王上,你醒了!你都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。” 陵光醒来时,看到顾十安不眠不休的照顾自己,有些感动。

“顾爱卿,现在战况如何?”陵光昏睡了这么久不知道外面乱成什么样子了。

顾十安向陵光汇报了一下近日来发生的一切,陵光怎么也没想到,艮墨池会背叛自己,陵光之所以不中用此人,不是因为此人没有才能,恰恰相反,此人聪明绝顶,是个人才,而且又是仲堃仪两个优秀门徒中的一个,真是因为此人太过聪明,又不好掌控,艮墨池终究不是一块做臣子的料子。

“顾爱卿,这些天照顾孤王辛苦你了,你回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是,王上。”

顾十安走后,陵光又睡了过去,公孙,孤王还能再梦到你吗? 陵光修养好之后,就决定遖宿,天权,最后一战。

“王上,此事万万不可,还请王上三思!微臣认为还是应该议和。”顾十安坚决反对陵光出兵。

“三思,他们将这些送了,不就是想打吗!议和?我国只有战死的兵,没有跪生的民!孤王已经决定了,遑论天大地大,慕容离有意躲藏,孤王又如何去寻他?”

“王上,臣有一事,原本想长埋地下,现在,却不得不说,如果,我就是裘振,你可相信?王上,你可曾记得,你说,你独欠裘振一人;但裘振,从未觉得王上欠过微臣,微臣,只是不愿,王上中了奸计,无论是遗物还是遗躯,都没王上,您来得重要!”

“你敢欺君!”

“臣,臣不敢欺君,王上,您可还记得,臣说:臣乃死士,只需将命交付王上!但您却说:你养的死士够多了,不缺我一个,王上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“顾将军,此前孤王已多次试探,你皆已否认,你现在才来说与孤王听,是在可怜孤王吗?”

“王上!”

“孤王只是病了,还未神志不清,顾将军和裘振,孤王还是认得清楚的,裘振已经死了,谁也不能代替,他在孤王心中的位置,孤王知道顾将军一心为国,想让孤王振作,才说出此等玩笑之言,只是孤王希望,顾将军不要再说了,免得伤了君臣情谊,你下去。”

“王上!”

“下去!”

裘振对不起,其实在上次,你去遖宿军营为孤王偷解药受伤,医丞替你包扎伤口时,孤王看到了你腰上的伤,就知道你就是裘振了,可是,可是孤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,孤王,爱上了公孙钤,裘振,对不起,孤王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......

“占我城池,杀我百姓,毁我爱卿坟茔,偷我爱将遗躯,遖宿,天权,汝国不灭,此恨不休!”

“杀!”

“等顾将军会来告诉他,孤王要御驾亲征,他个贪生怕死之辈,就不必跟去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与天璇,共存亡!”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6

“王上,好消息,前天枢国旧臣仲堃仪,愿意帮助我天璇度过此次难关”

“真的!仲堃仪真的愿意帮助孤王?”

“是的,仲君说,遖宿谋害我天枢先王孟章,此仇必报!”

“他是在利用孤王,可孤王何尝不在利用他呢,仲堃仪此刻是有非敌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丞相,这些天你很是操劳,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

深夜,陵光坐在床边思念着公孙钤,一个人影来到床边“你就是仲君的门客?”

“参见王上。”

“裘振!”陵光觉得声音声音很熟悉,就向裘振。

“王上,草民顾十安。”

“你不是裘振。”陵光还是有些不相信,一把拉住顾十安“孤王曾经有一位爱将,他受孤王命令去刺杀天下共主启昆,后来回国后,为孤王刺杀共主的大罪,给天下人一个交代,在文武百官面前自尽了,你说,如果他能回来,那该多好,他若能回来,孤王宁可连这王位都不要!”

“还望王上切莫再说这样的话。”

陵光一把拿下顾十安的面具,“你不是裘振”,陵光摇了摇头“退下吧。”

陵光觉得一定是自己最近太累了,否则,怎么会频频觉得裘振回来了,俩人明明长得不像,裘振也从来不吃鱼,可自己总是觉得他就是裘振。

“王上,好消息,遖宿王被困城中,粮草也快消耗殆尽,只要我们在给其最后一击,遖宿必败!”丞相向陵光汇报着战况。

“好!甚好!”陵光听闻毓埥被困城中大喜。

“此次,我军大胜,还真要感谢顾将军的计谋,老夫佩服!”

“丞相大人不必如此多礼,在下只是做了分内之事。”

陵光终于松了一口气,天璇总算是保住了,此次,遖宿损失惨重,好长一段时间不会来找天璇麻烦,天璇总算是能喘口气了。

好景不长,慕容离突然失踪,在失踪之地发现了天璇特制的兵器,天权,遖宿,联合发兵天璇,陵光感觉一个头,两个大,慕容离你真是好算计。

陵光看着遖宿送了的衣物,气血上涌,你们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动公孙,公孙已经死了,你们还要去打扰一个死人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“王上!”

“公孙,不要丢下孤王,公孙。”陵光躺在床上睡得很不安稳,嘴里一直喊着公孙钤的名字。

【离执】叹黎非离2

“什么?,遖宿要出兵瑶光? 不行,我要去找阿离!”执萌萌一听阿离要打仗了,就吵着闹着要去瑶光。

“王上,你忍静一点,太傅是不会让你以身范险的!”子煜一把拉住执萌萌。

“忍静? 阿离有危险,你要本王如何忍静?”执萌萌一把甩开子煜得手,冲了出去。

“你要去哪里? ”执萌萌一开门就发现太傅带着一对士兵站在门口。

“太傅!呵呵(^_^),本王要出去散散步。”执萌萌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。

“王上要去哪,老臣还不清楚,王上,你不能去!”

“太傅,阿离有危险,本王要去就他!”

“王上,现在瑶光与遖宿正在交战之际,王上要是去了会有危险的!”太傅坚决不同意执萌萌去瑶光,“你们看住王上,要是王上不见了,我为你们试问。 ”

“是!”

执萌萌看着太傅这架势是铁了心不让自己出去了,啪的一声把门摔了起来。

“王上,吃饭了。”子煜将饭端到执萌萌身前。

“不吃!”执萌萌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“王上,你要是吃的话,我就告诉你一个有关慕容群主的消息。”子煜看执萌萌还在生气,只好搬出了慕容离。

“真的,你有阿离的消息!你快告诉本王!”执萌萌你听慕容离什么气都没了。

“王上,你还是先吃饭吧,吃完我就告诉你。”子煜将饭向执萌萌面前推了推。

“好!”执萌萌捧起碗就吃了起来。

“王上,你慢点吃别噎着了。”

“本王吃饭了,好子煜你快告诉本王吧!”

“慕容群主向天权发了求救信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!都怪本王平时不看奏折,现在奏折一定在太傅那里,太傅本来就不喜欢阿离,他怎么可能救阿离呢?”执萌萌抓狂了,“小胖,小胖,你去把太傅叫过来!”

“是,王上。”

“太傅,阿离向天权求救,你为什么不告诉本王!”太傅一来,执萌萌就开门就山的质问太傅。

“王上,出兵之事怎可儿戏,此事还需容后再议。”

“商量?有什么好商量的,本王不管,本王要支援阿离。”执萌萌生气了,坐在地上跟太傅怄气

“王上,吃饭了。”

“不吃。”

“你不吃我吃。”说着子煜就端起了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执萌萌看着子煜吃饭更生气了,心里想:“本王说不吃你还真不给本王吃,你多说几句本王不就吃了。”

太傅在府里面想了一夜,决定还是派兵支援瑶光,“王上,老臣觉得瑶光此刻最需要,的不是大军而是粮草,不如,我们让粮草先行。”

“太傅,你最好了。”执萌萌一把抱着太傅开心的笑了。

“那王上可以吃饭了吧。”看着执萌萌开心自己也开心。

“子煜,哎!饭,饭”

“你不是说,不吃的嘛? ”子煜无情的把饭端走,执萌萌欲哭无泪。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5

“公孙,孤王,来看你了,你这给骗子,你说过你要娶孤王的,你来娶啊!”

“王上,醒醒,传医丞!”

陵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一醒来就在寝宫。

“公孙,为什么,为什么,你们都要离我而去,裘振是这样,你也是这样,呜呜......”陵光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,一个人躲在寝宫你偷偷哭泣,哭着哭着,许是累了,陵光昏睡了过去。

一个红衣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,扑灭了卢中所焚之香,来到了陵光身前,替陵光盖好了被子,“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吸引人呢?我会让你身边只有我一个的!”说完在陵光额上亲亲一吻,拿起裘振的剑就离开了。

陵光第二天浑浑噩噩的醒了,发现裘振留给自己的剑不见了,“来人!”

“王上,您有何吩咐? ”

“孤王的剑呢?你们谁看到了!”

“王上,奴才们一直守在典外,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人进来过。”

“不可能!滚!你们都给我滚!”陵光非常生气,一群没有的东西。

“裘振,孤王是不是很没有,把你留给孤王唯一的恋像都给弄丢了,裘振,公孙,你们是不是对孤王很失望,孤王不是一个好君王。”

深夜,陵光独自一人来到了裘振的棺木前买醉。

“惟愿吾王,长享盛世!”

“微臣只愿王上坐着盛世明君!”

“裘振,公孙!”陵光从梦中惊醒,在裘振墓前坐了一夜,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“当真是孤王误了天璇。”陵光决定振作,不辜负裘振,公孙钤对自己的期望,做一个明君。

第二天,陵光上了自裘振死后的第一场早朝。

老丞相看着端坐在王座上的陵光,欣慰一笑,太好,以前那个朝气蓬勃的天璇,王陵光又回来了。

退朝后,陵光看着满桌的奏折,又想到了公孙铃,以前自己不想批奏折时都是公孙帮自己批的,“公孙,这些奏折孤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“王上!”老丞相急切的走了进来,“王上,遖宿,遖宿......。”

“丞相,慢点说,遖宿怎么了?”

“遖宿又向我天璇发兵了!”老丞相喘了一口气说出了一句进暴的消息,着时把陵光吓了一跳。

“什么,遖宿不是罢兵了吗?怎么又发兵了!丞相,你速速通知楚珩,即刻派兵前去振压。”

“是。”老丞相冲冲走了去。

“公孙,孤王真的快要撑不住了。”陵光将自己缩进椅子里,双手包膝,以求一点温暖。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4

公孙钤看着睡的香甜的陵光不忍心惊动他,为陵光掖了掖被角就走了。

“大人,门外有一自称慕容离的要见大人。”

“谁,你说是谁?”

“是一个叫做慕容离的人,身着一身红衣,像是赶了很远的路。”

“慕容前来,不知是否是为了遖宿罢兵之事,还是......” “慕容果然是你,刚才下人通禀,我还有些不信。”

“公孙兄,此次我不请自来,还请慕容兄不要嫌弃。”

“怎会嫌弃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可是不知,慕容来所为何事?”

“大人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“何人,要不要紧,要是不要紧的话,回绝便是,不必向我通禀。”

“那人自称是,天枢国的上大夫仲堃仪,小的不敢擅自做主。”

“仲堃仪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们俩个,都到我这里来。”

“我此次前来并不着急,公孙兄不如先见见仲大人吧。”

“好,慕容你一路奔波也累了,你先去休息一下吧,去请仲大夫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先王殡天之前,在下曾与他谈及,遖宿进军天枢一事,先王的打算先忍一时之气,以图后谋。”

“那天枢王,何种恶疾能令其突然去世? ” “他被人下了毒,事出突然,带有所察觉时,已经无力回天。” “何人竟敢对一国之君下毒? ”

“除了三大世家,还有谁会有如此胆量?当日遖宿大军压境,三大世族不与之抗衡,反倒逼先王投降。”

“他们怎会有如此打算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一旦被他国吞并,他们又能谋到什么呢?”

“想来,他们是认为,先王终有一天会阻碍到他们,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,我带了年轻官员和十万大军连夜离开了王城。”

“你可不要告诉我,你要领着这些人复国。”

“在下只是心有不甘,不愿做什么亡国之臣。”

“你可知你此举如同叛国? 就算你将来有所作为,也洗脱不了你的罪名,还请仲兄三思! ”

“三思!在下认为公孙兄,是哪不拒小节之人,想不到和那些不能明辨是非的世族子第,没有区别,在下告辞!”

“仲兄,你却听我把话说完,上次在遖宿之时,你也是如此,你......”

“说起上次之事,公孙兄,你觉得你的那位慕容兄,行事就如此光明磊落,好心提醒你一句,他并非善类!”说完仲堃仪就头也不会的走了,只是,他不知道,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公孙钤。

公孙钤见仲堃仪走后,无奈的摇了摇头,又去见慕容离了。

公孙钤与慕容离俩人下起了棋,却没想到慕容离会在茶中下了毒,公孙钤没想到,他是为知己的人竟然要害自己,“为......什么?”

“我本是瑶光王子慕容黎,我自六岁与他相识,便以认定他是我此生的唯一,可明明是我先遇到他的,他为什么会,凭什么,他是我的,他只能是我的!”慕容离越说越激动,昨晚他就在门外,亲眼目睹了一切,慕容离体内的怒火越烧越汪,他要杀了说有对陵光有非分之想的人,所有!

“陵儿。”

“公孙!”陵光从睡梦中惊醒,身边早已没了公孙钤的身影,只有一封书信:

王上,请原谅微臣的不辞而别,如果当面说的话,微臣怕自己会舍不得,王上,此次微臣去战场凶多吉少,若微臣此次能回来,定会娶王上为妻。

另外,上次王上让微臣查的事,微臣只得八字:六人传说,八剑天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字

“公孙,你说要娶孤王的,你可别后悔,你要是不亲自跟孤王说,孤王才不嫁给你呢,哼!”

“王......王上,不好了,公孙副相,今日在府上,突然就身亡了!”

“你......你说什么?”陵光一听这消息,顿时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“王上,王上,快传医丞!”

“王上,你醒了。”

“公孙呢?公孙呢?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,你说啊!”

“王上,公孙大人已经......”

“不!我不听,你们都给我滚!”

【all光】紫衣倾城13

天枢国新帝登基,苏,崔,沈三家把持朝政,降了,仲堃仪带着学宫士子好玉玺跑了,而遖宿的下一个目标,自然就是天璇。

朝堂之上,公孙钤自动请缨,亲复阵前,陵光有些生气,“你要去就去吧!”

我第一次开车,上来之前请个为认真考虑